首页 ›› 行业资讯 ›› 空运新闻 ›› 低空旅游的诱惑与困局

低空旅游的诱惑与困局

http://www.yesinfo.com.cn  发布时间:2016-09-05   来源: 中国财经新闻网    【关闭】

盐田区政府

导读:放眼全球,低空旅游早已成为—项发展火热的旅游项目。但在国内来看,由于通用航空业务发展的滞后,低空旅游一直不温不火。

  放眼全球,低空旅游早已成为—项发展火热的旅游项目。但在国内来看,由于通用航空业务发展的滞后,低空旅游一直不温不火。

  “全世界低空旅游做得最好的地方,是在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每天有40多架飞机不停穿梭。而云南并不缺乏这样的地方,许多景点景区比美国的还要美。”

  对普通大众来说,“低空旅游”显然是个无比陌生的词汇,但对云南鑫普来克斯航空设备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冠鑫来说,这个行业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是他关注的对象。

  放眼全球,低空旅游早已成为—项发展火热的旅游项目。但在国内来看,由于通用航空业务发展的滞后,低空旅游一直不温不火。于云南而言,曾冠鑫更是毫不避讳地坦言:前景广阔,但需要一个长时间的市场培育过程,起码要10年。

  虽然鑫普来克斯也已经开始培育发展低空旅游业务,但在曾冠鑫看来,该项业务目前在公司整体业务板块中属于“最鸡肋的部分”。

  低空旅游 前景向好

  低空旅游,即通用航空旅游,是指人们在低空空域(在我国原则上是指真高1000米以下的垂直范围),依托通用航空运输、通用航空器和低空飞行器,所从事的旅游、娱乐和运动。

  通俗地讲,低空旅游是属于通用航空产业里的一个新开发项目。

  记者注意到,这些年来,中国一直在探索开发低空领域发展,但与国际相比仍存在明显差距。有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我国获得通用航空经营许可证的通用航空企业239家,通用航空机队在册总数为1975架。而美国同期通用航空飞机保有量高达20多万架,通航机场2万多个,产业总规模近万亿元;巴西、加拿大、俄罗斯等国家也分别有超过万架的通用飞机。

  2011年初,随着我国《关于深化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正式发布,中国通用航空领域的大门被缓缓推开,旅游市场迫不及待地向民用航空飞机敞开了怀抱,并纷纷展开合作。

  实际上,随着2012年昆明被列为全国首批低空空域管理改革试点地区,云南市场上便快速出现多家通用航空公司,仅昆明海埂片区就有两家,一家是位于海埂公园内的昆明滇池凤翔通用航空服务有限公司,另一家是位于云南民族村内的云南和谐通用航空有限公司。

  据曾冠鑫了解,目前云南市场上有通航公司10家左右,但普遍都规模不大。

  曾冠鑫也成立了自己的通航公司,取名“云南星空”,但目前主营业务并不是低空旅游,更多涉及省内外警航建设。

  不过,在他看来,云南发展低空旅游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气候条件等多重优势,“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市场”。

  航空专业出身的曾冠鑫认为,云南的气候适宜,除阴雨季节之外基本都可以进行低空旅游。在云南境内,昆明、玉溪、丽江、保山、昭通等地,均适合开展低空旅游项目。比如,昭通大山包每年夏季举办的翼装飞行大赛已小有名气,每年吸引来大量海内外游客。

  纵观全国,随着低空空域管制的进一步放开和通用航空业务,特别是通用航空机场建设布局的加快,试水低空旅游业务的地区不断增多。其中,以海南、山东等地发展最为迅速。

  记者注意到,海南三亚已提出建设“国际水上飞机中心”的战略构想,意欲将航空功能、旅游功能与旅游产业完美结合;低空空域放开试点,推动了山东通用航空相关产业如航空器制造、运营和维修以及物流等的发展。

  “到2020年,云南省将建成各类通用航空机场50个。”这样的战略布局,也让曾冠鑫多了一些下功夫培育云南低空旅游市场的耐心和底气。

  低空旅游 困局凸显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低空旅游产业是一个规模上万亿的大蛋糕。但在曾冠鑫看来,目前云南的市场总体情况,还处于赔本赚吆喝的阶段。因为“这里头的成本太大了,一般人玩不起”。

  曾冠鑫告诉记者,国际市场上可用于旅游用途的民用直升机售价为上百万至上千万元人民币,再加上建设停机坪、购买备件等费用,组建直升机旅游公司往往需要耗资数千万元。另外,为保障飞行所需支付的燃油、航材、工资等项费用也在数千元/小时左右。

  “如此之高的市场准入门槛,要求企业在考虑进入直升机旅游行业时,一定要认真进行运营成本分析和市场预测。” 曾冠鑫透露,国内部分直升机旅游公司在涉足行业之初经营得有声有色,但撑不了多久就黯然谢幕的案例屡见不鲜。

  他介绍,在国外很多国家发展低空旅游已不限于直升机,更多在采用价格成本在三五百万之间的固定翼小飞机。但是,对于云南而言,这是一个致命短板。“云南属于高原地区,固定翼飞机基本无法用于低空旅游。”

  一个更为普遍的共识是,单靠低空旅游项目支撑的通用航空公司,几乎难以实现盈利。

  记者日前前往位于海埂公园内的昆明滇池凤翔通用航空服务有限公司采访了解到,该公司目前推出的低空旅游项目包括A、B、C三条观光线路。A线“海埂风光赏景游”,价格为390元/人,游览时间为3—5分钟;B线“滇池风光全景游”,价格为600元/人,游览时间约为7—10分钟;C线“技巧飞行体验”将在滇池上空进行绕点转弯、侧飞体验、8字飞行、大坡度盘旋等特技飞行技巧,价格为1000元/人,时间为15分钟。但是,敢于“尝鲜”的游客寥寥无几。

  在曾冠鑫看来,这样的状况,对云南做低空旅游的多家通用航空公司来说,其实是常态。因为低空旅游项目根本无法独立生存,往往需要搭配私人包机、航拍等其他业务,才能实现盈利。

  业内普遍认为,低空旅游发展的最大瓶颈,是大众对通用航空尤其是低空旅游的认知度还不够。对于目前消费观念还较保守的国人来说,低空旅游还是一种“奢侈品”,这就需要一个长期的市场培育过程。

  事实上,低空旅游并不是在任何地方都适合发展,只有构建在科学规划的基础上,才能得到持续、快速、健康的发展。除通用航空企业的自发摸索前行之外,低空旅游市场的繁荣发展,更需要政府组织、区域政策层面的积极引领和强力助推。